寒色(周叶主)

w

离别清浅:

嗯...被一个小伙伴卖了周叶的安利...我真是个逢安利必买的人(喂


觉得略萌啊///////////


这篇古风武侠??私设一大堆,ooc是常事.....


总之觉得雷就不要点进来;;-;;只是尝试一下而已....


想写的好一点...无奈文笔不好,尝试的比较失败..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的东西




章一  


 


江山不夜月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


 


轮回一行人入城时正赶上大雪似柳絮杨花一般纷飞飘落,细听闹笑追赶着跑过车队的几个垂髫稚子的呼喊,这似乎是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不过片刻就已是满城皆白了。


 


街上行人渐少,受这大雪的影响沿路的商贩也有许多都收拾回家,剩者寥寥,虽说是皇城之下,此刻却寂静的只听得见车轮碾压积雪的咯吱声和马儿偶尔传来的一两声响鼻。


 


坐在靠窗边的江波涛撩起遮帘一角,偏头瞧了瞧车外头的寒风呼啸大雪乱飞,又抬头见天色灰蒙蒙的压得极低,眯着眼四处张望了片刻才放下帘子挡住试图涌进温暖车内的寒气,转过身来抬起双手搓了两下,又呵出一片白雾,觉得身上暖了些才笑眯眯的开口。


 


“少主,外面雪下得极大,冷得很,之前还在家时也下过雪,却还真没见过这样漫天乱飞一气的,第一次见倒觉得怪吓人的。”


 


马车极宽敞,车内四人同坐还颇为富余,中间放着个炭火炉,热气一波波的从炉上飘起扩散,江波涛坐在右侧,他对面两人同坐,还有一人在中间上位处,江波涛就是朝着中间那人说话。


 


“嗯。”


 


那人似乎没太反应过来似的,直直愣了半晌才不重不轻的从嘴里蹦出一个字儿,然后转瞬就没了下文,若是叫旁人遇到,只怕要觉得大为失礼,但对于轮回众人来说却早已习惯了自家少主的沉默寡言。


 


果然车里的几位丝毫没有尴尬之色,反倒你一言我一语就讨论起这第一回见的大雪来,顿时好不热闹,而中间周泽楷仍旧安静坐着,一张俊脸上没什么大表情,但隐约可见淡淡的笑意,显然是挺享受这样的氛围。


 


“哎!话又说回来,这一路上无人接洽也就罢了,我们这都进城了,也算是到了他们家门口,怎么还不见有微草的人来啊!”


 


说话的人叫杜明,现今在轮回也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性子倔强,这几句其实老早就憋在心里,只是此刻才敢借机说出来罢了,他一开口,坐在旁边的吕泊远也顺着抱怨了几句,内容也和杜明说的差不多。


 


要说也不怪他二人这么想,今年武林大会由微草堂主持,微草位于皇城之中,势力范围以帝都为中心扩散,医侠并济,声誉极望,门下虽无大名鼎鼎的弟子,但堂主王杰希能力过人心思缜密,一人独撑微草却全然不落人下。


 


但轮回这一路过来,微草却无半个人来接洽引导,轮回众人中有不少都心有不满。特别是今年,轮回掌门病重已然时日不多,这次领着众人的周泽楷虽是少主身份,但实则已经手握掌门大权,主掌轮回内外大事,微草这疑似怠慢之举放到众人眼里,倒有些像看不起周泽楷的意思了。


 


听完这二人抱怨,正在拨弄炭火的江波涛微微一笑,正想说话,却被周泽楷抢了先。


 


“无妨。”


 


仍是轻描淡写的两个字,却隐隐带着决断的意思,杜明和吕泊远面面相觑,被自家少主的话搞得也些懵,虽是常随侍在周泽楷身边,但二人却好歹没修炼出像江波涛那般神奇的读心一样的能力,倒经常被周泽楷弄的一头雾水。


 


江波涛在一旁静静看着,过了一会儿才放下拨弄炭火的棍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微笑着朝着二人说道“少主说无妨那就是无妨了,我听说不光我们,今年微草没有给任何门派接引,应该不是你们想的那种意思,不过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了,都到门口了还怕找不到地方是怎么的?等会儿也和其他人说一下,不要妄自揣测王堂主的意思了。”


 


经江波涛这么一解释杜明二人才明了了几分,两个人又咕哝了几句也就没再多说,年轻人抱怨来的快去的也快,一转身两个人就又掀开车帘张望起窗外来。


 


帘子一打开寒风就一股脑冲进车内,顿时炭火散发的暖意就被吹了个七零八落,江波涛皱了皱眉,本想斥责几句,但看周泽楷没什么反应,又想车内人都是习武之人,这凛寒之气倒也没什么大影响,加之看着那二人一脸兴奋的讨论,最后也就只摇了摇头笑着作罢。


 


外面还是狂狷大雪,但是风已经小了很多,天色也不像之前那般灰蒙,隐隐有要开天了的意思,视线格外明亮起来,大雪已经在地上积起厚厚一层,足见这雪有多大。


 


千门万户雪花浮,点点无声落瓦沟。


 


沿路飞檐翘角、砖瓦屋顶上也亮白一片,银装素裹,触目之内皆是一片茫茫的天幕雪帘,炫目之极。坐在一边的江波涛见状也掀开车帘细细打量这难得静谧的皇城雪景,周泽楷坐着没动,但目光也微转,静静的凝视着窗外,一时间车内也安静了下来。


 


杜明一手撑着下巴,脸上带着笑意和新鲜感四处打量,到底是南方人,还没见过这般大的雪,连头都伸了出去转来转去把吕泊远都挤到了一边,吕泊远也想看便和他推来挤去,玩的不亦乐乎。


 


正闹着,杜明伸在外面的脑袋稍稍一抬,视线朝前投去,突然间停下了和吕泊远的打闹,眯着眼仔细看着,隐约觉得前面一片茫茫中好像有什么东西。


 


“干什么呢!看什么呀!让我也看看呗!”吕泊远见杜明愣在那儿,伸出手就讲他一推,反手就想把他拉进来换自己伸头出去,而杜明被他一推,重心不稳顿时视线一花,刚觉得好像什么也看不清了就陡然间看到一片雪白中一缕红色一闪而过,但想近看时却已经被吕泊远拉了进来。


 


“诶?什么也没有嘛!你看什么看的愣神了!”伸出头去的吕泊远却是什么也没看见,顿时觉得有些失望,转头抱怨起杜明来。


 


杜明皱了皱眉,将对方扯回来,自己又伸出头张望了半天,果然是什么也没有,只得缩回来,他这一闹周泽楷和江波涛都转过来瞧着他,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脸上有些疑惑的说道“刚刚好像看到前面不远有东西的样子,还有一抹红色一闪而过,这会儿又什么也没有了…真是怪了。唉,许是我眼花了吧。”


 


“哈哈哈,完了完了,你今年才多大岁数啊,这么年轻就眼花了,我看你也别混了,这么混下去没前途啊。”看见杜明那个样子,吕泊远忍不住出声调侃他,杜明一听当然气不过,又开始和他扑腾起来。


 


周泽楷也不阻拦他们两个,仍由他们闹腾,倒是江波涛微微整理了一下仪表,然后说道“别闹了,整理整理,微草堂就在前面了,到了那儿可不能失了礼数!”


 


大雪仍无声的翻飞飘落着,但本来安静的氛围却被遥遥传来的喧嚣声打散,不远处正是微草堂的正门,此刻正是车马辚辚、人声鼎沸,想来是前来参加观看武林大会的武林人士已经开始到达了。


 


但轮回的车队一驶入微草门前的这条街,微草门前的喧闹顿时转变为絮絮低语的讨论,门前的拥挤人群也纷纷散开给车队让出一条道来,然后微草堂里走出一大路人来,为首的正是传言中微草堂主的接班人高英杰。


 


对方微微欠身朗声喊道“轮回少主率轮回门人莅临,在下高英杰,受师命在此处恭迎。”


 


随着轮回众人的到达,加上微草武林大派已到其六,连前来凑热闹的武林人士也不由得兴奋起来。


 


而此刻一抹红色一闪而过,行如鬼魅伴着雪花径直飘向微草的界内,竟无一人察觉。


TBC.



评论

热度(28)

  1. 镜见失焦离别清浅 转载了此文字
    w
©镜见失焦 / Powered by LOFTER